文章正文
为爱发“令” 让失职父母担起教责
作者:谢洋新闻来源:中国青年报    发布于:2022-07-29 12:49:5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①7月12日下午,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与城区妇联、民政局、司法局组成联合工作组,对将孩子滞留在幼儿园5日的父母开展家庭教育指导工作。 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供图

  ②通过家庭教育指导,小睿的父母认识到了错误,将孩子接回了家。 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供图

  ③因为父母发生矛盾,5岁的小睿被滞留在幼儿园5天。 高睿/摄

  一个5岁男童的背影,让众多南宁市民感到心疼。

  7月7日是南宁市良庆区某幼儿园放暑假的日子。当其他孩子都陆续被父母接回家,男童小睿却始终没等到来接他的人。一则被广为转发的新闻图片中,这个穿着绿色T恤、背上挂着蓝色隔汗巾的男童,独自坐在幼儿园的一角望向大门外,沉默不语。

  幼儿园老师从他父亲当天发来的短信中得知,小睿父母出现了矛盾,他的父亲不打算来接孩子了。

  之后,幼儿园老师到其父亲平时居住的出租屋寻找,向派出所求助,但两天过去,依旧没能联系上小睿的父母。那几天,小睿一直由幼儿园老师照顾,他的父亲给孩子留下几套换洗的衣物和一部手机,每天夜里还会打电话询问情况,其母亲则没有露面。

  男童被滞留在幼儿园的遭遇,引发社会广泛关注。7月12日下午,社区、妇联等部门联系上小睿的父母后,将他们请到了南宁市良庆区“同心护蕾”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站。良庆区人民法院与城区妇联、民政局、司法局组成联合工作组对其开展家庭教育指导工作,让这对年轻的父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。

  “这是家庭教育促进法出台后,相关部门联动干预父母失职问题的一起典型案例。”良庆区人民法院家事和少年审判庭庭长韦肖依说,法院通过提前介入,联合妇联、社区、婚调委的工作人员对小睿的父母进行“法律、心理”双干预,使这场家庭矛盾引发的风波避免进入司法阶段,从源头上得到化解。

  夫妻间的矛盾不能将孩子作为筹码 

  在韦肖依看来,小睿被滞留在幼儿园的事件,并不是他的父母真的想要遗弃孩子,而是双方的感情出现危机后,父亲不知道正确的解决方法,便将孩子当作使对方让步的筹码,冲动之下作出的错误行为。

  7月12日,良庆区“同心护蕾”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站内,这对夫妻心平气和地坐在了一起。韦肖依法官与良庆区妇联主席刘晓芳、前进社区党总支书记陈晓丽以及婚姻家庭咨询师、人民调解员等工作人员,详细询问了他们的家庭以及孩子的抚养教育等情况后发现,这对夫妻虽然产生了很大的矛盾,但还是有感情基础的。父亲把孩子滞留在幼儿园期间,每晚都会打电话询问孩子的情况,并安慰他说爸爸这几天出差了。远在广东打工的母亲表示,她不是不管孩子,而是工厂规定白天不能带手机,晚上下班后很累,她没有及时看手机导致了误会。

  法官对这对夫妻的不当行为予以训诫。同时,工作站的婚姻家庭咨询师和心理咨询师还对二人进行了情感疏导,引导双方要珍视多年的感情以及对彼此的付出;最后,向其释明了将孩子滞留幼儿园的做法可能面临的法律责任:不仅违背基本道德,严重者还可能涉嫌遗弃等违法行为。

  联合工作组向小睿父母发出家庭教育责任告知书,组织双方签署了家庭教育责任承诺书。经过一系列的家庭教育指导工作,小睿的母亲表示以后若有问题会好好沟通,不会再丢下孩子不管;小睿的父亲也承认自己做错了,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。在多个部门的努力下,一家三口重新抱在一起的场景,让人动容。

  韦肖依平时在审理一些家事案件时,也会遇到一些发生矛盾的夫妻,把孩子当作筹码的情况。

  比如,有的离婚案中,得到孩子抚养权的一方,不按照调解书中的约定,阻止对方行使探望权,或是以此为要挟来谈条件。“这类案件有个共同点,就是父母把孩子当作自己的私有物品或是附属品,而没有把子女当作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个体来看待。”韦肖依指出,如果对方不屈从这种情感要挟,导致矛盾升级的话,最后孩子受到的伤害可能是最大的。

  社会各界“同心护蕾” 

  今年1月1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》正式开始施行,为延伸家少审判改革,多地的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站应运而生。

  广西柳州市柳北区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站于今年1月10日在柳北法院正式揭牌启用,并建立由柳北区委政法委牵头,区检察院、区公安分局、区司法局、区妇联等10家单位参与的“柳州市柳北区家庭教育指导”多元化联席制度。

  而良庆区人民法院目前除了跟婚姻家庭咨询师、心理咨询师合作,还引进了青少年司法社工,并与城区民政局、司法局、妇联、团委联合设立“同心护蕾”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站。一旦父母失职,出现家庭教育方面的问题,法院会借助该平台来处理这类案件,实现一站式解决家庭教育问题。

  在小睿被滞留的事件中,良庆区妇联跟法院沟通后,督促小睿的父母到“同心护蕾”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站接受家庭教育。“这起事件并没有进入到司法阶段,在工作站对小睿父母进行情感疏导和教育训诫是比较合适的。”韦肖依说,由于发出家庭教育指导令是要有案号的,他们就通过向小睿父母发出家庭教育责任告知书和承诺书,为其提供细致的家庭教育指导,督促其正确履行家庭教育义务。

  广西婚姻家庭研究会理事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陈柳杉,在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担任了多年的特聘人民调解员。良庆区法院在探索家事审判程序改革的过程中,确立了家事诉讼的“调解前置主义”,即在立案阶段设置为期1个月的调解期,以“心理咨询师为主、诉前法官为辅”的方式开展调解。

  “在调解室,当事人刚开始就像刺猬一样浑身长满了刺,让你无法接近,但当你耐着性子跟他们沟通,取得其信任后,他们就会打开心扉跟你倾诉。”陈柳杉说,一般夫妻感情破裂,能平和处理的都去民政局办理,到法院起诉阶段,都是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的。作为人民调解员,她会利用自己的心理咨询和婚姻家庭咨询方面的专长,对当事人开展心理疏导与调解,促进当事人和好或和平分手。

  近年来,陈柳杉处理的离婚案件也越来越多,在她看来,年轻人勇于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,是一种时代的进步,但有时候这种勇敢缺了一个前提,就是对家庭的责任。尽管每一代人身上都有不同的特点和时代烙印,但陈柳杉在处理这些家庭情感纠纷时发现,爱和尊重是永恒不变的话题,“每次做调解疏导工作,最根本的一点是尊重当事人的需要,理解他们的需要”。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4 东莞常平律师网
本网站一些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果涉及侵权,请权利人通知管理者,届时会做相应的处理!1